您好,欢迎来到法言法语网!
搜索

股东无偿转让股权时,债权人能否请求法院撤销?

发布人:法言法语 :2020-09-05

说明:本案事件跨越时间较长,内容较多,审判内容较为丰富,现对部分内容作简化处理,如想了解详细情况,可参阅本网案例(2017)最高法民再93号。股东无偿转让股权时,债权人能否请求法院撤销?


【基本案情】

隧道公司于1994年3月10日经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登记,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57600万元,企业主管部门是广州市市政管理局园林局(以下简称市政园林局)。

1994年6月8日,国富公司(乙方)与隧道公司(甲方)签订了《关于合作经营珠江路桥及隧道有限公司的合作合同》,约双方合作成立珠江路桥及隧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江路桥公司)。


1994年8月3日,广州市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发出穗外经贸业[1994]289号《关于合作经营珠江路桥及隧道有限公司合同、章程的批复》,同意国富公司与隧道公司成立中外合作公司,并批准双方于1994年6月8日签订的中外合作合同、章程生效。


2002年2月11日向国富公司发出了仲裁通知书,要求终止合作合同,解散及清算合作公司。国富公司否认隧道公司的请求,并于2002年8月9日提出反请求。2003年12月15日,香港仲裁庭就隧道公司提出的请求,作出仲裁裁决[关于依据仲裁条例(香港法例第341章)的仲裁案],裁决终止合同以及解散或清算合作公司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合作合同有效并持续有效,隧道公司承担本次仲裁费用。


2005年2月4日,隧道公司与园林中心签订《国有资产无偿划转协议书》,约定:“为调整现有市属国有路桥资产结构,优化资产配置,提高经营管理效率,市政园林局拟将隧道公司持有的华南路桥公司的全部中方权益(经广州市中审会计师事务所中会字(2004)第669号审定账面价值14817000元)和隧道公司对华南路桥公司的债务14817000元无偿划转给园林中心,本次划转的净资产为零元,划转基准日为2004年10月31日。划出、划入双方均同意申请无偿划转。”


2007年4月30日,香港仲裁庭就国富公司提出的仲裁反请求,作出《有关被申请人反请求的裁决书(最终裁决,费用问题除外)》,2007年5月16日,香港仲裁庭又作出《根据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第36条对被申请人反请求裁决书(除费用外的最终裁决)的更正》。2007年7月4日,香港仲裁庭又作出《费用裁决书(反请求程序)》,裁决隧道公司应向国富公司承担仲裁反请求费用共计1386955.67美元。


computer-5130405__340.jpg

【广州中院认为】

撤销权属于债的保全制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撤销权的成立要件应包括:1.债权合法有效存在,是撤销权发生的前提;2.债务人实施了放弃到期债权、无偿转让财产和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之损害债权人利益的行为;3.主观要件是债务人与他人行为时具有恶意,即知其行为有害于债权人而仍为之。

一、国富公司是否具备行使撤销权的主体资格

国富公司在隧道公司转让华南路桥公司股权之前,已作为违约赔偿之特定债权人提出仲裁反请求,故国富公司现提起本案撤销权之诉,依法具备行使撤销权的主体资格。隧道公司抗辩国富公司不具备行使撤销权的主体资格,理据不足,不予采信。

二、隧道公司无偿转让华南路桥公司股权,隧道公司有无损害国富公司的利益

鉴于园林中心是通过上级行政指令划拨取得隧道公司相关投资权益和承担相关债务,相关权益和相关债务虽不对等,但园林中心并不存在恶意,也没有证据证明园林中心知道隧道公司的转让行为对国富公司造成损害的情形,且国富公司至今亦未能提供有关确凿证据证实隧道公司的转让行为损害了国富公司的利益,故国富公司的上述主张缺乏事实根据,不予支持,国富公司提起本案诉讼缺乏撤销权第2项要件。

三、隧道公司转让华南路桥公司股权的行为是否具有恶意

本案中,园林中心通过上级行政指令划拨无偿取得了隧道公司相关投资权益和承担相关债务,上述相关权益的划拨属于国有资产的流转,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隧道公司的上述转让行为属于恶意逃避债务,国富公司提起本案诉讼缺乏撤销权第3项要件。

四、国富公司行使撤销权是否超出一年的除斥期间

国富公司提起本案撤销权之诉,缺乏撤销权第2、3项要件,故国富公司要求撤销隧道公司无偿向园林中心转让华南路桥公司股权的行为,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对此不予支持。

五、国富公司要求隧道公司承担律师费人民币57万元以及其他合理开支人民币3万元,是否成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六条规定,“债权人行使撤销权所支付的律师代理费、差旅费等必要费用,由债务人负担;第三人有过错的,应当适当分担。”因已不予支持国富公司要求撤销隧道公司无偿向园林中心转让股权的行为之诉请,故国富公司要求隧道公司承担律师费及其他合理开支的理由亦不能成立,且国富公司亦没有提供有关确凿证据证实其所付的差旅费等费用,故对此亦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第七十五条的规定,于2009年8月13日作出(2008)穗中法民四初字第218号民事判决:一、驳回国富公司要求撤销隧道公司向园林中心转让华南路桥公司股权的行为的诉讼请求;二、驳回国富公司要求隧道公司承担律师费57万元以及其他合理开支3万元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9800元由国富公司承担。


广东高院二审认为,二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但处理结果正确,予以维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零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维持(2009)粤高法民四终字第383号民事判决。

ipad-820272__340-2.jpg

【最高院审理认为】

(2014)粤高法审监民再字第11号民事判决确有错误,应予再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提审本案。

最高院再审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隧道公司向园林中心转让华南路桥公司投资权益的行为是否应予撤销。


一、国富公司所持债权是否合法有效

2007年9月28日,国富公司向广州中院申请强制执行上述香港仲裁裁决。2007年10月30日,隧道公司向广州中院提交了《关于香港仲裁裁决执行的异议》。2007年11月16日,隧道公司又提交了《不予承认和执行仲裁裁决的申请》,但均被广州中院驳回。上述裁决已经进入执行程序,国富公司基于双方合作协议经仲裁裁决确认的债权,是合法有效的。


二、隧道公司是否无偿或以明显不合理低价转让

市政园林局既作为行政管理机关负责市政园林方面的行政管理工作,又作为国有企业的出资人,履行出资人的职责。隧道公司转让股权是执行出资人的决定,而非执行行政决定。广东高院再审认定隧道公司根据市政园林局的决定转让华南路桥公司投资权益的行为属于民事行为,应受合同法等民事法律规范调整,纠正了二审判决关于案涉股权转让性质为国有企业执行行政机关行政指令的认定,是正确的。

截至2004年10月31日,隧道公司实缴注册资本人民币1481.7万元,截至2005年12月28日隧道公司对华南路桥公司投入为人民币4939万元。暂不论特许经营权的特殊价值,仅以隧道公司累计投入人民币4939万元与视为支付转让对价的人民币1481.7万元相比,已明显不合理。此外,参考2007年麦格理国际基础设施基金有限公司间接收购华南路桥公司81%股权权益时支付对价为人民币39.57亿元(对国富公司在广东高院再审时主张的收购价格,其他各方均无异议),可以推算隧道公司的投资权益价值数亿元。因此,2004年园林中心以人民币1481.7万元受让隧道公司在华南路桥公司投资权益的行为已符合“明显不合理低价”情形。


三、隧道公司的转让行为是否对国富公司造成损害

隧道公司转让其在华南路桥公司的投资权益时间为2005年2月,介于香港仲裁庭裁决驳回隧道公司的仲裁请求与就国富公司仲裁反请求作出裁决之间。国富公司在一审时称,在2004年9月底,国富公司刚对隧道公司提起仲裁反请求时的谈判过程中,隧道公司和市政园林局多次提醒国富公司,隧道公司有可能面临破产,资不抵债;并称,其查实隧道公司转让的资产相当于隧道公司的全部经营财产,所以隧道公司以其现有的资产状态已经不可能偿付国富公司的债务。隧道公司并没有否认在谈判中提醒国富公司可能面临破产的情况。且在仲裁裁决执行过程中,已经确定隧道公司可供执行的财产远不足以清偿本案债权及利息,故应认定隧道公司转让投资权益的行为对国富公司造成了损害。


此外,关于国富公司是否符合撤销权之诉主体资格及其行使撤销权是否超出一年除斥期间的问题,原判决已认定国富公司的债权人身份并认定其行使撤销权未超出一年除斥期间,说理充分,本院予以认同。


【最高院判决结果】

综上,隧道公司转让其在华南路桥公司投资权益的行为系以明显不合理低价转让,对国富公司造成损害,国富公司可依法行使债权人撤销权。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粤高法审监民再字第11号民事判决;

二、撤销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9)粤高法民四终字第383号民事判决;

三、撤销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穗中法民四初字第218号民事判决;

四、撤销广州市隧道开发公司向广州市市政园林工程管理中心转让其在广州华南路桥实业有限公司投资权益的行为;

五、广州市隧道开发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国富发展有限公司支付律师费人民币57万元以及其他合理开支人民币1.5万元。


审 判 长: 奚向阳

二O一八年九月三十日


法言法语_股东无偿转让股权时,债权人能否请求法院撤销?_法言法语网
法言法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