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法言法语网!
搜索

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转让股权时,受让人是否应当相应责任?

发布人:王盛伟 :2020-09-05

[基本案情]

福源公司(之后历次更名为军城公司和亿安公司)于2009年1月12日在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成立,股东为旅游公司(2016年3月7日名称变更为乐泰公司),认缴出资额为1000万元,持有100%股权。

之后,该公司变更情况如下:

2010年12月16日,名称变更为军诚公司,股东分别为旅游公司、黄某某、吴某某。

2012年3月13日,军诚公司注册资本金变更为2100万元,同时变更股东为黄某某、吴某某、彭某丙。

2012年3月26日,军诚公司变更股东为黄某某、彭某丙,变更法定代表人为彭某丙。

2013年1月,军诚公司注册资本金变更为6600万元,同时变更股东为黄某某(出资额500万元,持有7.58%股权)、彭某丙(出资额6100万元,持有92.42%股权)。

2013年2月,军诚公司变更名称为亿安公司。2016年11月22日,黄某某与王耀平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黄某某将其持有的亿安公司的7.58%股权作价500万转让给王耀平。

2016年11月29日,亿安公司的股东为王耀平90%股权,彭某丙10%股权。2017年6月13日,彭某丙因病去世,其继承人为其妻魏传航、其母刘胜连、其子彭某甲、其女彭某乙。

福源公司的验资报告载明:旅游公司缴纳1000万元,已于2008年12月31日存入中国工商银行西安太华路支行,贵公司临时账号为XXXXXXXXXXX********。但法院调查后,银行该出具的情况说明载明:福源公司从未在我行开立XXXXXXXXXXXXXXX0119账户。

黄某某、吴某某称从乐泰公司受让股权时支付了三四十万的现金,但未提交证据;黄某某提交彭某丙受让股权后向其中国建设银行银行卡分批转款将近400万元,其认为是彭某丙支付吴某某的股权转让款。

paper-3213924__340.jpg

[亿安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

1、乐泰公司向亿安公司履行1000万元的出资义务,并支付以1000万元为基数,自2008年12月31日至2018年7月31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7666667元直至实际给付之日止;2、黄某某、吴某某对乐泰公司上述第一项诉请中的责任承担连带责任;3、魏传航,刘胜连、彭某甲、彭某乙对乐泰公司上述第一项诉请中的500万元出资及相应利息承担连带责任;4、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


[一审法院主要观点]:

1、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股东应当按期足额缴纳公司章程中规定的各自所认缴的出资额。股东以货币出资的,应当将货币出资足额存入有限责任公司在银行开设的账户;以非货币财产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的转移手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一款:“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公司或者其他股东请求其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乐泰公司作为亿安公司的原始股东应当履行对其公司的出资义务,即应当足额缴纳公司章程中规定的由其认缴的出资额。但依据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太华路支行出具的两次情况说明,证明乐泰公司履行出资义务的验资报告不真实,验资报告中载明的银行账号经银行核查无此账号,验资报告应系伪造,故应认定乐泰公司未实际出资,亿安公司要求乐泰公司向其履行1000万元的出资义务的诉讼请求,法院依法予以支持,亿安公司要求支付未出资部分利息的诉讼请求,因本案为股东出资纠纷,并非债权纠纷,其主张利息没有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2、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八条第一款“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受让人对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公司请求该股东履行出资义务,受让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及第二款“受让人根据前款承担责任后,向该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追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的规定,乐泰公司未履行出资义务,即将其所持福源公司1000万元的出资分别转让给黄某某500万元、吴某某500万元,股权转让协议约定黄某某、吴某某应在协议订立后3日内,以货币形式支付500万元,黄某某、吴某某未提供证据证明在受让乐泰公司股权时支付了转让对价,结合黄某某作为变更后公司法定代表人,对公司的注册资金是否足额应明知,双方在转让时又无其他约定,故应认定黄某某、吴某某应当知道出让人乐泰公司出资有瑕疵仍然受让该股权,黄某某、吴某某对乐泰公司未出资1000万应承担连带责任,黄某某、吴某某承担连带责任后,有权向乐泰公司追偿。至于亿安公司主张的利息,亦没有法律依据,一审院不予支持。

3、彭某丙从吴某某处受让的股权,其是否知道乐泰公司未出资以及是否应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因本案是股东出资纠纷,是公司内部关系,不涉及外部债权人,乐泰公司未出资已通过以上乐泰公司补足出资及黄某某、吴某某承担连带责任的方式予以救济,足以保障现亿安公司股东的权利,不必要让以后受让的股东承担补足出资的责任,故亿安公司关于彭某丙及其继承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

1、陕西乐泰物资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陕西亿安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补缴出资款1000万元;

2、黄某某、吴某某对前述陕西乐泰物资有限公司向陕西亿安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补缴的出资款各承担500万元的连带责任。

3、黄某某、吴某某承担上述连带责任后,有权向陕西乐泰物资有限公司追偿;


[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

本院认为,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黄某某、吴某某是否应当对乐泰公司未足额出资承担连带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八条第一款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受让人对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公司请求该股东履行出资义务,受让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本案中,亿安公司设立时验资报告不真实,乐泰公司对亿安公司未实际出资。乐泰公司应承担相应的出资责任,其对此未提出异议。黄某某、吴某某受让乐泰公司的股权,但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受让乐泰公司股权时支付了对价。受让股权后,黄某某变更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实际经营管理公司,黄某某、吴某某系夫妻其应当知道公司的注册资金是否足额出资。黄某某、吴某某知道乐泰公司出资有瑕疵,但在受让股权后未提出异议,应对乐泰公司未履行出资的义务的责任承担连带责任。黄某某、吴某某承担连带责任后,有权向乐泰公司追偿。黄某某、吴某某以不知情为由否认其应当承担的相应责任,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最高院再审后认为]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为再审审查案件,应当围绕再审申请人的再审事由进行审查。

1、首先,陕西福源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乐泰公司)分别与黄某某、吴某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黄某某、吴某某需在协议签订后3日内各向原乐泰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500万元。此后,黄某某、吴某某自述其仅支付了三、四十万元现金。因此,原审法院认定黄某某、吴某某获取股权时未支付合理对价,有事实根据。

2、受让人在受让股权时具有查证该股权所对应的出资义务是否实际履行的注意义务。黄某某与吴某某系夫妻关系,黄某某受让亿安公司股权后又系亿安公司法定代表人,二人有充分条件获知公司实际资产状况。黄某某、吴某某在应当知道公司实际资产状况与公司注册资本不符的情况下,并未在受让股权后的合理期间内提出异议。结合前述黄某某、吴某某获取股权未支付合理对价的事实,一、二审法院认定受让股东黄某某、吴某某应当知道转让股东存在出资瑕疵,有证据证明。基于上述事实,一、二审法院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判决黄某某、吴某某对原乐泰公司向亿安公司补缴的出资额各承担500万元范围内的连带责任,并无明显不当。

驳回黄某某、吴某某的再审申请。


王盛伟_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转让股权时,受让人是否应当相应责任?_法言法语网
王盛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