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法言法语网!
搜索

最高院裁判观点-上市公司股权代持协议是否有效?

发布人:王盛伟 :2020-06-03

概述:

股权代持一直是一个热点话话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十四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订立合同,约定由实际出资人出资并享有投资权益,以名义出资人为名义股东,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对该合同效力发生争议的,如无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合同有效。所以,我国法律上是承认股权代持效力的。

但是,对于上市公司的股权代持效力到底如何呢?最高法院的(2017)最高法民申2454号判决给出了明确解释,而且,本案例也成为了上市公司股权代持有效性认定的重要参考。许多法院参考该案例认定了股权代持无效,或者予以改判。下面以本判决为例简述如下:

一、股权代持协议的法律性质

关于诉争协议的法律性质,最高院认为,《委托投资协议书》及《协议书》,从形式上看为双方之间的股权转让协议,但该协议签订于公司上市之前,公司于本案双方协议之后的上市事实,以及公司上市后林某仍持有股权,并代行股东权利等基本特征,本案以上协议实质构成上市公司股权的隐名代持。因此,本案诉争协议的性质并非一般股权转让,而是属于上市公司股权之代持。

二、关于诉争协议之法律效力

诉争协议即为上市公司股权代持协议,对于其效力的认定则应当根据上市公司监管相关法律法规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等规定综合予以判定。

首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于2006年5月17日颁布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三条规定:“发行人的股权清晰,控股股东和受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持有的发行人股份不存在重大权属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十二条规定:“设立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发行股票,应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规定的条件和经国务院批准的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其他条件”。第六十三条规定:“发行人、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须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于2007年1月30日颁布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发行人、上市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忠实、勤勉地履行职责,保证披露信息的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公平”。根据上述规定等可以看出,公司上市发行人必须股权清晰,且股份不存在重大权属纠纷,并公司上市需遵守如实披露的义务,披露的信息必须真实、准确、完整,这是证券行业监管的基本要求。由此可见,上市公司发行人必须真实,并不允许发行过程中隐匿真实股东,否则公司股票不得上市发行,通俗而言,即上市公司股权不得隐名代持。本案之中,在公司上市前,林某某代杨某持有股份,实际隐瞒了真实股东或投资人身份,违反了发行人如实披露义务,为上述规定明令禁止。

timg-23.jpeg

其次,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授权对证券行业进行监督管理,是为保护广大非特定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要求拟上市公司股权必须清晰,约束上市公司不得隐名代持股权,系对上市公司监管的基本要求,否则如上市公司真实股东都不清晰的话,其他对于上市公司系列信息披露要求、关联交易审查、高管人员任职回避等等监管举措必然落空,必然损害到广大非特定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从而损害到资本市场基本交易秩序与基本交易安全,损害到金融安全与社会稳定,从而损害到社会公共利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本案的《委托投资协议书》与《协议书》,违反公司上市系列监管规定,而这些规定有些属于法律明确应于遵循之规定,有些虽属于部门规章性质,但因经法律授权且与法律并不冲突,并属于证券行业监管基本要求与业内共识,并对广大非特定投资人利益构成重要保障,对社会公共利益亦为必要保障所在,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四项等规定,本案上述诉争协议应认定为无效。

三、股权过户的主张能否得到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鉴于诉争《委托投资协议书》及《协议书》应认定为无效。协议虽认定为无效,但属于“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情形,故委托人要求将诉争股权过户至其名下的请求难以支持,但可依进一步查明事实所对应的股权数量请求公平分割相关委托投资利益。

四、案件提示

本案明确了几个问题

1、上市公司的股权代持协议属于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行为,为无效合同;

2、代持协议无效,委托人要求持股人将股权过户至自己名下,法院不予支持;

3、委托人可以要求投资收益,在查清股权数量后请求公司分割投资利益。


王盛伟_最高院裁判观点-上市公司股权代持协议是否有效?_法言法语网
王盛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