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法言法语网!
搜索

胎儿是否享有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份额

发布人:法言法语 来源:长乐法院 :2020-08-23

【基本案情】

原告张某星是张某水的非婚生遗腹女。2015年6月,张某水驾驶电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身亡,张某水相关亲属与事故责任方达成《交通事故调解书》,由事故责任方一次性向张某水的亲属赔偿死亡赔偿费、丧葬费、亲属赡养费、子女抚养费(包括为胎儿预留份额)、精神抚慰费、误工费、交通差旅费和电动车修理费共计110万元。该款项由张某水的胞弟张某朝代为领取。

2015年7月,张某朝与张某星的母亲刘某签订协议,双方确认赔偿款中的18万元作为即将分娩孩子的抚养费,后经协商约定抚养费变更为20万元,协议签订之日支付10万元,三年后再支付10万元。协议签订当日,张某朝按约支付刘某10万元,2016年再次支付了5000元。

原告方认为,除约定给张某星的20万抚养费外,赔偿款中剩余的90万中有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失抚慰金计69万余元,张某星有权与张某水的父母、前妻所育两名子女共同分割,遂将以上张某水的四位法定继承人和财产保管人张某朝诉至法院,要求获得五分之一的份额。

【法院认为】

法院认为,死亡赔偿金是受害人死亡后赔偿义务人支付受害人近亲属的财产损失,是死者近亲属的财产,属于死者近亲属共有;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因自然人人格权遭受非法侵害而依法要求侵害人赔偿的精神抚慰费用。在该案交通事故发生时张某星尚未出生,不存在因张某水死亡而产生的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张某星提出的分配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故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张某星的诉讼请求。

评析

我国《民法通则》第九条规定:“公民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该规定直接否定了胎儿的民事主体地位,不过尽管如此,我们的法律却没有忽视对胎儿权益的保护,而是为其“预留”了权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

加害人不法侵害胎儿的法定抚养义务人致死,胎儿出生后,享有对加害人的抚养费请求权。胎儿在受胎后至出生前,其人身因侵权行为而受到损害,在其出生后,同样享有向加害人请求人身损害赔偿的权利。

我国《继承法》第二十八条规定:“遗产分割时,应当保留胎儿的继承份额。胎儿出生时是死体的,保留的份额按法定继承办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5条亦规定:“应当为胎儿保留的遗产份额没有保留的,应从继承人所继承的遗产中扣回。为胎儿保留的遗产份额,如胎儿出生后死亡的,由其继承人继承;如胎儿出生时就是死体的,由被继承人的继承人继承。”

今年10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的《民法总则》对胎儿接受赠与的利益予以固定。该法第十六条规定:“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胎儿利益保护的,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但是胎儿娩出时为死体的,其民事权利能力自始不存在。”

以上权利,胎儿须待其出生享有民事权利能力时方可行使。但出生后因其民事行为能力的限制,应由其法定代理人以出生胎儿的名义代为行使。如果胎儿为死体,这些“预留”的权利并不发生权利的继承问题。此时,保留的胎儿继承份额,由其他继承人依照法律规定进行继承。接受赠与或遗赠,其法定代理人已受领给付的,依不当得利之规定,应予返还;未受领的,赠与合同和遗赠遗嘱无效。


注:本网站转载作品仅为学习交流,义务普法,著作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文章来自法言法语网。

相关推荐
相关专业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