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_法言法语-执业5年以专业领域律师网
爆料

搜索

登录

注册

  • 说法
  • 知识
  • 法家号
  • 问答
  • 合同
  • 讲堂
  • 法规
  • 律师协作
  • 案例库
  • 请律师报价
搜索

未及时告知,医院担责90%赔偿18万!

发布人:法言法语

2019-07-17 22:20:08

医务人员在工作时一定要严格履行告知义务,尽量避免医疗纠纷的发生。

【案情简介】

2016年5月11日,林某以“右眼眼前有黑影10小时”为主诉,前往某医院就诊,诊断为视网膜脱离OD。第二天,林某继续前往该医院就诊,院方的诊断为右眼孔源性视网膜脱离;左眼视网膜变性。院方建议手术治疗右眼。

同年5月13日,林某按照建议前往该医院进行相关检查,OCT检查结果显示:右眼视网膜颞上方11点左右方向存在裂孔,右眼视网膜脱离已达黄斑区。随后,林某多次到该医院就诊,同年5月30日至同年5月31日,林某在该医院住院治疗,入院当日,医院为林某进行了相关的眼科手术。

出院后,林某在6月、7月在该医院进行了5次复查,最后一次即7月22日的OCT检查结果显示:右眼黄斑区视网膜神经上皮层全层缺失,裂孔形成,颞侧视网膜变薄,黄斑区外界膜及椭圆体带缺失。

林某认为,该医院在诊疗过程中没充分履行告知义务,责任心不强,对林某造成了不可治疗的伤害,遂告上法庭,要求赔偿残疾赔偿金203495.22元、交通费1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医疗损害责任过错鉴定费18000元、伤残等级鉴定费1956元,合计32.4万余元。

【司法鉴定】

在诉讼过程中,鉴定中心鉴定组专家分析认为,根据鉴定材料,证实被鉴定人林某右眼颞上视网膜裂孔存在。

在2016年5月12日,院方建议手术治疗,并开具了相关的术前检查,符合诊疗常规。从林某多次就诊的视力检查结果来看,鉴定中心认为被鉴定人右眼应该是进行性的视力下降。

鉴定意见书表示,对于院方5月30日的手术,术中操作未见违反诊疗常规之处,但林某右眼黄斑脱离至手术间隔远超过1周,因此术后无法获得较好的预后。

鉴定意见书得出结论:

院方存在未及时进行手术/未告知被鉴定人须及时手术,术前检查不够仔细、未就黄斑裂孔这种明显影响预后的情况在术后与患者沟通(鉴定材料中未见相关沟通记录)等过错和不足,其过错与不足损伤了被鉴定人获得更好预后的可能性。

2017年10月30日,该司法鉴定所作出《鉴定意见书》,建议院方的过错参与度以65%左右为宜(供法庭参考)”。2017年12月26日,该司法鉴定所经林某委托,作出另外一份《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林某右眼视力障碍评定为八级伤残”。

【院方提异】

对于林某的主张,该医院提出多项异议。院方认为鉴定机构的服务范围不包括伤残鉴定,而且该机构也没有眼科方面的鉴定资质,仅凭林某的材料就认定八级伤残,没有依据。“90%的责任比例也不合理,即便有过错也仅仅是次要责任比例10%。”

此外,对于林某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该医院认为林某视力差并非院方医疗行为造成的,是林某原发疾病导致的。

【法院判决】

一审法院判决,该医院一次性赔偿179765.17元给林某。

该医院向广州中院提起上诉,认为术后视力预后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即使认为院方存在一定不足,林某自身的疾病因素也是主要的、根本的因素。该医院即使存在过错,过错参与度不应当超过20%-37%。此外还对鉴定意见提出多项异议,认为鉴定意见缺乏事实依据。

二审期间,广州中院认为争议焦点在于,涉案鉴定意见应否采纳及医疗过错和过错参与度的认定问题。

广州中院认为,本案一审委托鉴定程序合法,对现有的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予以采纳。对该医院的上诉主张不予采纳,认为原审认定事实清楚,法律适用正确,判决并无不当,予以维持,并于2019年5月31日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解析】

《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第十三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或者开展临床试验等存在一定危险性、可能产生不良后果的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亦有相同的规定,并且该条明确规定医务人员未尽到上述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判决的重点为:医院存在未及时进行手术/未告知患者须及时手术,术前检查不够仔细、未就黄斑裂孔这种明显影响预后的情况在术后与患者沟通,存在过错和不足,其过错与不足损伤了患者获得更好预后的可能性。

据《2018年全国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大数据报告》分析显示,医方因未尽告知义务而败诉的案件数量高达952件,占比42%,与2017年相比增长了近20%,已成为致医方败诉的第一大因素。

究其原因,一方面与患者的法律意识提升有关,患者对自身知情同意权的维护意识越来越强;另一方面,医疗机构对患者及其家属履行告知义务的主要证据即为病历材料,而病历材料记录不完整、书写不规范会直接影响法院对医疗机构告知义务履行情况的判定。

且目前医疗机构对患者及其家属的告知多为形式上的告知,不注重告知义务的全面履行,这也使医疗机构更容易被认定存在未尽告知义务的过错。

本文旨在给医疗机构管理人员及医务人员提个醒,要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及诊疗规范的规定,严格履行告知义务,尽量避免医疗纠纷的发生。

说明:转载作品仅供学习交流,义务普法,如有侵权,请本站联系删除。



注册账户

请输入正确邮箱 请输入图形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张 请输入邮箱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密码 密码不能小于6位 两次密码不一致
请选择您的身份

已经有账号?直接登录



找回密码

请输入正确邮箱 验证码不能为空 看不清楚,换一张

找回密码成功

密码已发送到您的邮箱,请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