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_法言法语-执业5年以专业领域律师网
爆料

搜索

登录

注册

  • 说法
  • 知识
  • 法家号
  • 问答
  • 合同
  • 讲堂
  • 法规
  • 律师协作
  • 案例库
  • 请律师报价
搜索

张扣扣杀人案:村民眼中的张母与网络中“替母报仇”的孝子

发布人:法言法语

2019-04-12 21:28:04


2019年4月11日,张扣扣杀人案二审已经宣判,维持一审死刑判决。

张扣扣于2018年年底杀死三人,替母报仇,网络上不由自主地就与当年的于欢案联系在了一起,起因都是一个“孝”字。然而,综合来看,两个案子的案情却完全不同。

先听听村民是如何描述张扣扣之母的。以下内容来自界面新闻:

口述者:

当年,我看到了扣扣他妈被如何打死。这些事都是出在他妈身上。我经常会说,扣扣就是被他妈弄到这条路上来的,扣扣等于是被他妈给害了。他妈太爱骂人了,她与周边的邻居几乎都吵过架。她死的头一天,还跟他们家对过的一个小伙子吵过架。

扣扣他妈这个人,就是喜欢跟人耍个赖什么的。举个例子,扣扣他家的房子在外边,他叔叔们的房子在里边,扣扣他妈就可以在中间修道围墙,把人家关在里边,里边的人家只能把厨房或者猪圈那里的墙挖通,再买前边另一户人家的一点地,绕着走。

扣扣家与王自新家是邻居,扣扣他妈还跟王自新隔壁那一家打过架,之后她就赖到人家家里去,弄个被子往地上一铺,铺上点草,就睡在人家家门口。她说是被人家给打了,弄得这一家没办法在家里住。

那时候我还是小孩子,我记得扣扣他妈在这一家的廊檐下睡了很长一段时间,起码有个把月,屎都拉在这家的院子里,路上人来人往,她都不怕。

最早的时候,扣扣家与王自新一家关系很好。他们两家后来闹矛盾了,互相不说话了。这个矛盾在扣扣他妈那里表现出来的就是指桑骂槐,平常会指着人家骂两句。发生打死人的那一年,我记得是夏天,那天傍晚,扣扣他妈顺着家门口那条路到小渠这边来洗脚,看到王富军,就朝他吐了一口口水,但没有吐到王富军的身上。扣扣他妈洗了脚,往回走,又经过这儿,王富军他们还在,她就又朝王富军吐了一口口水,这次吐在了王富军的脸上。王富军当时已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就顺手给了她一巴掌,就这样,两个人在那条路上打了起来。后来,王自新与三儿子王正军也都出来了。扣扣他爸和扣扣他姐也过来帮忙。两家就这样打成了一团。

那次打架,王自新的大儿子王校军不在,那时他刚刚参加工作,是在红庙乡政府里做事。

在扭打过程中,是扣扣他姐到家里拿出一个约一米长的钢条,交给了她妈,她妈就用这根钢条往老三王正军的头上打了两下,把王正军的头打破了。王正军那年只有17岁。他就在路边柴禾堆里捡了一根胳膊粗的木棒,冲过去,一棒砸在扣扣他妈的太阳穴上。

当时扣扣妈并没有死。她刚躺在地上的时候,我们这帮小孩子还围过去看。她躺在地上嗯嗯地叫唤。我们还笑呢,说这回她又要装开了,因为之前她经常这样,谁要是惹她一下,她就会到人家家里赖着。我们正笑呢,扣扣他妈自己又站起来。她扶着一棵树干呕。往家里走时,她要走到大门口了,我记得她跪在那里,头耷拉着,就像是磕头一样的模样。我们还是围在那里笑。扣扣他爸过来把扣扣他妈搀住,往王自新家里送,王家不让她进门。

后来两家人各自去看伤。王家去给王正军看伤。扣扣他爸用一辆板车把扣扣他妈送到王坪乡医院,医生一检查,说扣扣他妈已经死了。

打架死人的当晚,公安局来了人,把王自新以及王家老二、老三都带走了。

扣扣他妈死后,尸体就放在路边的板车上。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法医来验尸。验尸现场就在马路边上。围观者人山人海。

我远远地看,看到法医把扣扣他妈的头皮切开,头皮就耷拉在眼睛那里。她的头发又没有剃。我用手捂着眼睛,从手指头缝里看。看到的是一颗鲜红的头。法医用锯把她的头骨锯开。这太可怕了,大人都怕,别说小孩子了。我一个月都没能睡好觉。

验尸的时候,扣扣他们姐弟两个就站在法医边上看。中国人太不讲究这个了。扣扣就这么看着法医给他妈验尸,我判断正是有此经历,他才会经常说他妈死得有多惨。当时他姐姐也不大,只比我大一岁,属鸡。

验尸完了,扣扣的几个舅舅,还有扣扣他爸,就把扣扣他妈的尸体放在王自新家的堂屋里,放了一个礼拜,当时是夏天,尸体都发臭了,全村都能闻见。

网上说王家是村里的恶霸。这都是乱说。平时,张扣扣也不是什么坏人,他没跟其他人吵过一次架。2001年,扣扣就去新疆当兵了,他后来告诉我,他当的是炮兵,不是网上说的特种兵。大概2003年,他就从部队回来了。有一次,他跟我见过,说他在当兵的时候,部队上的领导问他们为什么来当兵,别人说什么的都有,比如报效祖国之类的,他说他是为了给他母亲报仇才来当兵,说当兵可以锻炼身体,为了以后报仇。他说当时部队领导给他做了好几天的思想工作。

当时我听他说这样的话,也没往心里去,那时我还笑他,我说你说这个有球用,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还以为是年轻人说大话呢,现在看他说的应该是真的。

26862771A7C424AD70125A9AFD963E19FB7E7A82_size60_w641_h855

可以想像,一个小孩子亲眼目睹自己的母亲被打致死并且剖尸,会在心里产生多大的阴影。至于后来张扣扣杀人是否如检察院所述,是由于生活所迫心理失衡,以致于产生了杀人念头,我们不予置评,但少年时代横遭变故无疑给张扣扣种下了仇恨的种子。

张扣扣用他自己认为合理的方式,在20余名群众的眼皮底下,杀死了三个人,尸检表明,三名被害人的胸、腹、颈部等要害部位共计中了49刀。可以说,张扣扣用一种非常凶狠的方式,在替母亲报仇。这种暴行,在现下的法治环境中是绝对不能允许的,与时代精神完全背道而弛。

我们也看到了网上关于替母寻仇的种种说辞,但首先,时代已经不同了,张扣扣应当采取法律的手段维护自己的权利。从当前现有的材料来看,张扣扣母亲被伤致死案的法律判决,无论是事实还是判决结果,应当还是比较公正的,并未发现徇私枉法的情形。张扣扣父亲一直坚持认定的“顶包”并未发现相左证据,“赔偿数额过小”,显然也不是认定法院徇私的证据,20年前的这种判决应当还是客观公证。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认为:张扣扣的这种行为,这种冤冤相报,如果去鼓励,那么就没完没了了,同时社会也就发生大乱,我们的法律秩序也就会造成严重的破坏,所以我们任何人都不能鼓励用这种方式来解决人际关系中发生的矛盾纠纷。

2039104

对于1996年张扣扣母亲被故意伤害致死一案是否存在判决不公的争议,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教授认为:根据一审判决书对事实、证据和适用法律来看,应该说当年这么判是法律规定范围内允许的,但是如果这些认定的事实本身是错误的,是有问题的,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按照刑法规定,不满18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那如果减轻的话那都应该在不满七年以下来量刑了。对于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件附带民事赔偿部分的判决,法律在赔偿数额上并没有统一的标准,法院一般都是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来作出判决。

但是,张扣扣案留给人们很多应当思考的地方:如果真是当场验尸,是否考虑过孩子的感受?母亲被杀,是否对年幼的孩子进行过必要的心理辅导?从人的修养上来讲,是否要睚眦必报,逞强斗狠?


附: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


注册账户

请输入正确邮箱 请输入图形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张 请输入邮箱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密码 密码不能小于6位 两次密码不一致
请选择您的身份

已经有账号?直接登录



找回密码

请输入正确邮箱 验证码不能为空 看不清楚,换一张

找回密码成功

密码已发送到您的邮箱,请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