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_法言法语-执业5年以专业领域律师网
爆料

搜索

登录

注册

  • 说法
  • 知识
  • 法家号
  • 问答
  • 合同
  • 讲堂
  • 法规
  • 律师协作
  • 案例库
  • 请律师报价
搜索

网络世界:出版者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吗?

发布人:法言法语

来源:李兆岭律师

2019-09-22 18:51:33


根据中国著作权法的规定,著作权的相关主体包括作者、出版者、表演者、录音录像者和播放者。其中,作者拥有对作品的权利,包括信息网络传播权(著作权法第十条第十二项);表演者拥有许可他人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表演,并获得报酬的权利(著作权法第三十八条第六项);录音录像者对其制作的录音录像制品,享有许可他人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并获得报酬的权利(著作权法第四十二条)。但对于出版者、播放者并没有规定信息网络传播相关的权利。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2006/2013),其仅规定著作权人、表演者、录音录像制作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没有规定著作权中的其他主体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也未规定出版者、播放者享受有信息网络传播权。按当前法律规则,出版者并不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

原因是什么呢?李兆岭律师尝试解读如下,供参考与探讨。

首先,对信息网络传播权进行说明。信息网络传播权是基于数字技术与网络技术的发展,而在著作权法中规定的具体权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2001)规定第十条规定,所谓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信息网络权的实现有三方面要点:

第一、传播方式:有线或无线方式。根据语境,不管是有线,还是无线,其传播路径应当属于网络的一部分;随着当前互联网、电信网及广播电视网的相互渗透、相互融合,对于“有线或无线”的具体方式,可能随着时代与技术发展有不同的解释和理解。

第二、对象:公众。即传播对象为不特定的“公众”;这里的公众应当属于社会属性的自然人,在网络世界中,应当属于网络用户,即利用或使用网络的人,不包括利用和使用网络的“机器设备”。在网络世界中,自然人属于网络之外的人,而自然人与网络的交互就需要相应的设备。因为人工智能的发展,人-机一体化使得“人”的界限存在模糊性;但作为一种法律概念,目前应当仅限于作为自然人的网络用户。

第三、自由度:选定的时空,即网络用户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可以选择时间和空间获取作品。

其次,对出版者享有的权利进行探究。

第一、出版者通过出版合同获得对作品出版权,其权利的实质来源为作者的授权。

第二、虽然出版权享有权利来源于作者授权,但基于出版行为(复制、对外提供)的对世性,显然具有“绝对性”,因此,著作权法对出版者享有的权利进行了单独规定。

第三、从对世性角度,出版权享有的具体权利内容为“许可或者禁止他人使用其出版的图书、期刊的版式设计”,即权利实现方式包括:许可和禁止;权利的客体为“图书或期刊的版式设计”。因此,可以确定,著作权法对出版者权利进行“绝对性”保护的原理是“版式设计的独创性”。

第四、一般认为,出版权是基于印刷术的产生而产生,基于社会分工,作者与其权项之间的分离而产生。起初,出版权主要是针对纸制图书/期刊,但随着数字技术发展,以电子信息形式复制、提供作品的方式越来越多,因此,出版权也进行了扩展,即出版权不仅包括图书/期刊的出版,还包括电子方式出版。根据《电子出版物出版管理规定》(2015),所谓电子出版物,是指以数字代码方式,将有知识性、思想性内容的信息编辑加工后存储在固定物理形态的磁、光、电等介质上,通过电子阅读、显示、播放设备读取使用的大众传播媒体,包括只读光盘(CD-ROM、DVD-ROM等)、一次写入光盘(CD-R、DVD-R等)、可擦写光盘(CD-RW、DVD-RW等)、软磁盘、硬磁盘、集成电路卡等,以及新闻出版总署认定的其他媒体形态。由此可见,电子出版即以电子数据形式复制作品,并以有形载体予以固化的复制及提供作品的方式。

再次、未赋予出版者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理由。

根据以上对信息网络传播权和出版权的分析与说明,李兆岭律师认为,当前法律未赋予出版者信息网络传播权有如下理由:

1、信息网络传播无法体现特定作品的特定版权设计。

出版权基于印刷技术发展而产生(电子出版物属于纸件复制方式的衍生),出版者的权利客体(特定版式设计)是需要有特定的固化介质才能体现。信息网络传播权是基于数字技术与网络技术发展而产生,作品借助于无形的数字进行传播,无法以特定(固定)的显现方式进行传播,因此,无法体现作品显现的特定版式设计。

2、出版者特定版式设计的价值难以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实现。

出版者的权利客体(特定版式设计)是需要有特定的固化介质才能体现,其权利价值的实现在于以固定方式表现作品的版式设计,版式设计为作品价值的实现提供帮助或促进。而网络世界中,作品显现方式的多样性、多变性很难体现其版式设计,很难说基于其显现方式的特殊而促进作品的传播,也很难实现其价值,进而通过法律规则保护出版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没有意义。

3、作品通过信息网络传播过程中,出版者很难控制作品的“版式”。

网络世界的本质在于“自由”;网络传播作品的方式在于快速;网络用户的目的在于“直接获得想获得的作品”,基于网络世界的受众更快,终端更多,出版者根本无法控制作品在无限个终端的作品“版式”。

综上,出版者以其特定版式设计而享有的权利,在网络世界不仅无法控制,其价值也很难体现;更重要的是,对于特定作品而言,其特定版式设计几乎归零。因此,赋予出版权的特定版式设计信息网络传播权没有意义或价值。

但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李兆岭律师认为:如果某作品的版式设计有特殊性,具有独创性,且具有特殊的市场商业价值,并在网络世界中进行传播,出版者完全可以“作者”的身份以信息网络传播权主张权利,因此,法律未规定出版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并不代表其“成果”完全不受法律所保护。

热门法家号

+更多

注册账户

请输入正确邮箱 请输入图形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张 请输入邮箱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请输入密码 密码不能小于6位 两次密码不一致
请选择您的身份

已经有账号?直接登录



找回密码

请输入正确邮箱 验证码不能为空 看不清楚,换一张

找回密码成功

密码已发送到您的邮箱,请查看!